<noframes id="vj1t1"><address id="vj1t1"></address>
    <noframes id="vj1t1">
        <form id="vj1t1"><nobr id="vj1t1"><progress id="vj1t1"></progress></nobr></form>
          <form id="vj1t1"><nobr id="vj1t1"><progress id="vj1t1"></progress></nobr></form>

          <form id="vj1t1"><nobr id="vj1t1"></nobr></form>

          <address id="vj1t1"><listing id="vj1t1"></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vj1t1"></address>
            歡迎訪問冀中能源邢臺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行業動態

            煤炭板塊利潤貢獻率超80%!這個資源枯竭的百年老礦如何轉型成功的?

            發布時間 2021-06-25  來源:

            稿件來源:中國煤炭報

            煤炭板塊利潤貢獻率超80%!

            這個資源枯竭的百年老礦如何轉型成功的?

            核心閱讀

            徐礦集團職工收入2017年恢復性增長35%、2018年同比增長15%、2019年同比增長15%,2020年同比增長8%,內退及放假人員工資收入實現同步增長,4年用于改善民生支出超過30億元。

            在戰略轉移的同時,徐礦集團能源主業的核心競爭力顯著提升,目前煤炭板塊每年對集團的利潤貢獻率超過80%。

            2017年下半年,徐礦集團黨委提出采取“五血療法”助企業走出困境;今年4月,“百年徐礦”吹響了上市集結號,徐礦能源股份完成混改進入上市輔導期。

            擁有139年煤炭開采歷史的江蘇徐州礦務集團,上世紀70年代曾是全國十大千萬噸級煤炭大局之一,新中國成立以來已累計產煤10億噸。2015年以來,該集團在徐州本部相繼關閉了6對礦井,核減產能790萬噸,涉及人員2.1萬人,本部礦井由高峰時期的18對到目前僅存年產能180萬噸的張雙樓煤礦1對。
            隨著本部煤炭資源的枯竭,產業如何接續、人員如何安置、生態如何治理等問題,擺在了4萬多名徐礦人面前。加之內部管理等因素疊加影響,到2017年上半年,企業虧損嚴重、歷史負擔沉重、項目發展停滯、發展方向不明……
            所幸,這不是一個悲慘故事的開端,而是一條奮進之路的開啟。截至2020年底,徐礦集團實現了困境突圍、轉型重生的蝶變:

            布局建設六大能源基地,有效解決了產業接續問題;服務外包運營項目36個,年創收30億元,安置了1.1萬名職工;4年來累計實現經營性現金凈流入超147億元,創造經營利潤100億元,在崗職工工資基本實現翻番,走出了一條資源枯竭型企業轉型重生的“徐礦之路”。

             

            “五滿理念”引領企業高質量發展

            企業能有今天的發展,徐礦人認為主要得益于“五滿理念”引領。這是4年來,徐礦集團黨委踐行新發展理念,總結凝練出的具有徐礦集團特色、符合時代精神、得到職工認可的精神內核。
            五滿理念”,即以滿懷對黨的忠誠舉旗定向、以滿眼都是資源的理念經營企業、以滿眼都是人才的理念選人用人育人、以滿腔的家國情懷造福職工、以滿滿的正能量凝聚人心。
            堅持黨的領導、加強黨的建設是國有企業的“根”和“魂”。據介紹,徐礦集團黨委現有52個直屬基層黨委(總支)、465個基層黨支部、9221名黨員,黨員數占職工總數的33.6%。徐礦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馮興振表示:“陷入迷茫之時,以旗幟鮮明講政治廓清思想迷霧;走出困境之際,以講大局、講責任、講規矩凝聚清風正氣;大局穩定之后,以黨建‘五大工程’推動企業行穩致遠。實踐證明,旗幟鮮明講政治、毫不動搖地堅持黨的領導,是企業走出困境、轉型重生的根本保證?!?/span>
            “滿眼都是資源的理念在徐礦集團特別有價值?!?/span>徐礦集團經濟運行部部長、政策研究室主任鄧國新說,徐州是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礦井關閉后產生了大量的閑置資源,徐礦集團現有3萬畝土地、200公里鐵路專用線、200公里電網,還有眾多存續的產業。怎么將廢棄資源轉換成發展優勢?徐礦人的做法是融入地方發展規劃,與當地政府協同將其變廢為寶。
            據介紹,徐礦集團先后與徐州市賈汪區合作,利用原權臺礦、旗山礦工業廣場,建設了生態文化特色小鎮;與徐州市政府、華為公司合作,利用原龐莊礦工業廣場建設了淮海大數據項目;積極利用區域電網資源開展配售電業務,簽約電量210億千瓦時;盤活徐州地區120公里鐵路專用線資源,發展現代物流產業……
            滿眼都是人才的理念,即始終把人才當成最寶貴的財富、最大的戰略資源,并為每個人提供優良的成長環境,讓每個人感受到尊重和認可。徐礦集團現有4萬多名干部職工,該集團探索具有自身特色的“三才”工作法,堅持“人人是人才、人人能成才、人人展其才”;實施人才培養工程和年輕干部培養工程,4年來,“80后”中層管理人員占比由7%提高到了35%。
            徐礦集團新一任領導班子莊重承諾,“讓全體徐礦人過上好日子”。他們開展了以“百年徐礦、業興家旺”為主題的家文化建設,做好“漲工資、提待遇、美環境”三件大事。

            該集團還承諾“不讓一名職工下崗”。職工收入2017年恢復性增長35%、2018年同比增長15%、2019年同比增長15%,2020年同比增長8%,內退及放假人員工資收入實現同步增長。4年來,徐礦集團用于改善民生支出超過30億元。滿滿的正能量正助力徐礦集團繼續前行。

             

            創出資源枯竭型礦區轉型“三大樣本”

            “徐礦集團因煤而生、因煤而興,也因煤而變,作為擁有139年煤炭開采歷史的‘百年老店’,其主業是煤炭,發展根基在煤炭,競爭優勢源于煤炭?!瘪T興振近日在回溯徐礦集團4年工作經歷時寫道,“面對資源枯竭、發展不前的雙重困境,我們必須聚焦主業,堅定不移干應該干、能夠干、干得好的事?!?/span>
            圍繞“困局怎么破、新局怎么開、路子怎么走”,2017年,徐礦集團堅持群眾路線,深入開展“走訪轉”活動,征求各類意見建議1422條,并據此確立了“以煤電化產業為主體、以盤活存量資源和開發無形資源為兩翼”的“一體兩翼”發展戰略。

             

            “我們資源枯竭了,但品牌技術力量還在,如何把人員包袱轉化為創效財富,將其轉變成現實生產力?我們想到的是順應國家煤炭開發布局由東向西轉移戰略,緊抓江蘇省際能源合作方針政策,把‘戰場’由東向西轉移?!编噰抡f。
            徐礦集團布局了“蒙電送蘇”“陜電送蘇”“晉焦入蘇”“新疆煤電化”“一帶一路”能源服務和江蘇清潔能源六大基地,2017年以來新增煤炭產能1110萬噸,新增發電裝機容量432萬千瓦。目前,該集團擁有生產礦井8對,年產煤炭5000萬噸(其中自有產量2500萬噸);參控股電廠18個,權益裝機容量1170萬千瓦。2018年,其新疆天山公司俄霍布拉克煤礦年產能擴增至750萬噸,成為新疆目前規模最大的井工煤礦;2020年,其內蒙古烏拉蓋2×100千瓦電廠項目得到內蒙古自治區能源局核準,成為國內首個百萬千瓦機組褐煤發電項目……
            “‘戰場’的轉移解決了我們的飯碗問題。只有堅守主業、推動戰略轉移,才能端穩飯碗。”鄧國新說。在戰略轉移的同時,該集團能源主業的核心競爭力顯著提升,目前煤炭板塊對集團每年的利潤貢獻率超過80%。
            戰略轉移能解決一部分職工的就業問題。以前東部大礦有幾千人,現在西部現代化礦井只需幾百人。剩下的人怎么辦?徐礦集團專門做了調研,煤礦職工大部分四五十歲,到社會上已很難找到合適的工作,而現在很多地方缺煤礦工人,把他們推向社會是“包袱”,組織起來發揮好優勢就是創造資源。
            徐礦集團副總工程師胡長浩介紹,2017年以來,徐礦集團把服務外包作為戰略產業發展,“與行業內大企業集團相比,徐礦集團沒有規模和資源優勢,但徐州礦區煤層賦存條件差,我們積累了一整套與惡劣地質條件打交道的技術和經驗”。
            “集團還出臺了一系列支持政策?!焙L浩表示,除托管煤礦外,徐礦集團的服務外包已向電力維護和運營、工程、救援等多領域延伸,并帶動地面輔助、后勤物業等相關人員走出去。
            截至2020年底,徐礦集團服務外包涉足6個國家和國內8個省份,解決了1.1萬人的就業問題。其中最讓徐礦人稱道的,是其與中機集團共同運營的孟加拉國巴拉普庫利亞煤礦項目,已連續合作16年。
            在解決“戰場”往哪里接替、人員往哪里轉移問題的同時,徐礦人還在研究關井后衰敗的礦區怎么辦。
            徐礦集團資產開發管理部部長王向陽介紹,徐礦集團在徐州地區歷史上共有18對礦井,累計形成采煤塌陷地24.9萬畝。以前采煤塌陷地治理以支付給地方政府治理費用為主。近幾年,徐礦集團將“堅定不移融入地方發展”作為“三大使命”之一,以政府主導、企業配合的思路,將壓煤村莊搬遷、采煤沉陷區治理和生態修復融入地方鄉村振興戰略。
            徐礦集團綜合運用多種技術高標準修復采煤塌陷地,配合地方政府建成潘安湖、九里湖、安國湖等一批國家級生態濕地公園,壓煤村莊搬遷集中建設的馬莊村、車村、漢居雅苑、安國漢之源特色小鎮等成為鄉村振興的亮麗名片。
            據介紹,徐礦集團累計投入資金47.85億元,治理采煤塌陷地22.4萬畝,搬遷村莊274個,安置村民4.86萬戶、16.9萬人。
            在生態優先的基礎上,該集團搶抓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建設機遇,積極盤活土地、采煤塌陷地、鐵路、電網等資源,與政府協同做好經濟轉型文章。

            但鄧國新坦言,徐礦集團轉型也有其特定條件——徐州地處華東地區,是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又在江蘇這個經濟發達地區。

             

            “五血療法”助力企業輕裝前行

            鄧國新說,戰略很重要,但如果落實不到經營中,好戰略也是沒有用的。“徐礦之路”能走出來,也因有“徐礦之治”作支撐。
            因礦井關閉,大量職工面臨下崗,加之內部管理等因素疊加,2017年初的徐礦集團,“猶如身染沉疴的病人”。2017年下半年,徐礦集團黨委提出采取“五血療法”助企業走出困境。
            首先是扭虧“止血”。“徐礦集團是老企業,攤子大,到2017年這任領導班子接手時,有27家虧損企業,一年虧損10億元?!编噰陆榻B,徐礦集團提出,“不消滅虧損就消滅企業”,集團領導分別包保虧損企業,一企一策,深入分析虧損因素,對癥下藥。
            馮興振帶頭包保了已連續虧損22年的華東機械公司,深入企業開了5次現場會,換團隊、強管理、減負擔。其他企業也針對實際情況精準發力。對于不符合徐礦集團發展戰略,也沒有技術人才支撐的企業,及時“斷腕”止損。尤其對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投資設立的11家虧損嚴重的新興產業公司進行了清理,穩妥退出了7家。
            扭虧“止血”當年即見到成效,后來幾年更加顯著。目前,27家企業中,有10家實現扭虧,10家清理退出,2家實現盤活,全集團基本消滅了經營性虧損。
            其次是創效“造血”。“不是說盈利的企業就不問了,要把更大的精力放在創利大戶上,給好政策,讓他們做出更大貢獻?!编噰抡f。
            煤炭開采是徐礦集團的看家本領。2017年以來,該集團確保煤炭主業保持穩產高效,自有和服務外包煤礦累計生產煤炭1.2億噸,煤電化主業累計實現利潤82億元,是支撐企業轉型發展的中流砥柱。通過不懈努力,其所屬新疆天山礦業公司年產能由400萬噸核增至750萬噸,平涼新安煤業公司年產能由90萬噸核增至150萬噸。
            三是創業“補血”。面對江蘇省內無接續資源、本部礦井相繼關閉的局面,徐礦集團依托品牌、技術、人才優勢,“從省內到省外、從境內到境外、從重資產到輕資產”,大力發展服務外包產業,現從事服務外包的職工有1.1萬人,超過全集團產業工人總數的一半。該集團首次將服務外包作為一個重要產業來發展,確保產業不斷、管理不亂、隊伍不散。現服務外包產業年創收30億元。
            四是融資“活血”。這幾年,徐礦集團以開放的理念,從“獨立”走向“協作”,積極搭建企企、政企、銀企、校企、研企五大合作平臺。例如,徐礦能源股份混改吸引了交銀投資等7家單位參與戰略投資,并于今年4月1日進入上市輔導期;與中泰證券合作,成功發行15.3億元非公開公司債……該集團用好多層次資本市場,銀行授信達300億元。
            五是防控“抑血”。據介紹,煤炭行業“黃金十年”期間,徐礦集團投資也曾出現過波折,“企業發展,一定要做好投資風險防控和經營風險防控。這幾年我們基本有效防范和化解了投資風險。”鄧國新介紹。
            實施“五血療法”,徐礦集團生產經營持續穩健向好,盈利能力明顯增強,經營狀況實現根本性好轉,4年來,累計償還債務及利息100億元。
            除了“五血療法”,鄧國新認為還要堅持“雙輪驅動”。“企業發展到一定程度,需要新的內生動力。特別是傳統企業,什么是最可持續的動力引擎?科技和資本!”
            他表示,徐礦集團之所以能“走出去”,還是依靠過硬的煤炭開采和電力運維技術,技術上不斷領先是“走出去”的王牌。例如,為治理礦井的地質災害,徐礦人研發的“孟加拉國巴拉普庫利亞煤礦強富水含水層下特厚煤層安全高效開采關鍵技術”,2020年獲得中國煤炭工業協會科學技術獎特等獎。
            今年4月,“百年徐礦”吹響了上市集結號,徐礦能源股份完成混改進入上市輔導期。鄧國新說:“當一個企業發展到一定規模,必須借助資本市場,產融結合才能實現裂變式發展。徐礦轉型后得以重生,以后還要騰飛?!?/span>

            記者手記

            徐礦的探索難能可貴

            當下煤炭轉型有兩條主線,一是以智能化建設為代表的產業升級,二是開采歷史悠久的資源枯竭型礦區及老煤炭企業的轉型發展。

             

            智能化建設是新生事物,它代表先進生產力的方向,也能迅速見到實效,因而吸引了行業內外更多的關注。而資源枯竭型礦區及老煤炭企業的轉型發展,難度系數更大,非但不太容易見效,反而常讓人有一種無力感,因而,似乎較少被談及。但這又確是個不可回避的重大問題。隨著開采年限的增加,我國東部、東北、西南、中部不少老礦區資源逐漸枯竭,產業轉型、人員安置、生態治理、社會穩定……問題不會因為被忽視而自動消失。

             

            擁有139年開采歷史的徐礦集團,曾是中國煤炭工業改革的先鋒。1983年在全國煤炭系統率先實行經濟總承包,1992年率先放開煤炭價格走向市場……當2015年以來,徐州本部相繼關閉6對礦井,僅剩下1對生產礦井時,“百年徐礦”又一次開啟了艱難的“探路”之旅。沒有經歷過骨干礦井如此密集關閉退出的企業,很難真正體會這個過程有多艱難。

             

            所幸,徐礦集團不僅挺過來了,還探索出了一條老工業基地國有企業轉型重生的“徐礦之路”。對于煤炭行業,尤其是正在經歷或即將面臨骨干礦井相繼關閉退出的煤炭企業來說,徐礦經驗的價值,絕不亞于某項關鍵技術的突破。

             

            因為想把主要精力放在介紹徐礦轉型的理念、戰略和戰術經驗上,這篇稿件沒有過多涉及具體的故事。其實,即使4年內在崗職工人均收入翻番,像徐礦集團這樣的老國有煤炭企業的轉型發展仍很有悲壯感,四五十歲、上有老下有小的職工背井離鄉二次創業,仍有很多讓人忍不住落淚的故事。所以,還是希望資源枯竭型礦區及老煤炭企業的轉型發展和在時代洪流中堅強不屈、奮勇拼搏的這些企業的職工,能得到各界更多的關注和幫助。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隱私安全 | 網站地圖

            国产免费AV片在线观看不卡